协会刊物

订阅电话:
010-58204260

合作共建

国家锦纶功能纤维新材料产业基地
江苏海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国家新型纤维推广及应用基地
苏州宜布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国家差别化腈纶研发生产基地
吉林化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国家废弃纺织品高值化综合再生技术产业化研...
浙江绿宇环保股份有限公司
国家纺织高端人才研修基地
北京服装学院
国家纤维先材料产业化技术研发基地
中国纺织科学研究院纤维新材料分院
国家高性能碳纤维生产研发基地
中复神鹰碳纤维有限责任公司
国家碳纤维复合材料生产研发基地
常州神鹰碳塑复合材料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首页 >> 要闻资讯 >> 财经资讯 >> 正文财经资讯
前有追兵后有狼 纺织行业出口压力山大
2015-10-08
今年上半年,我国纺织行业出口额同比下降5.4%。在重点海外市场中,今年1~6月,我国对美国市场出口额同比增长6.8%;对日本、中国香港出口额分别同比下降13.2%、24.9%,对欧盟出口额同比下降9.9%。美国市场增幅虽有上涨,但依然难以平衡日本、香港、欧盟的跌幅。纺织行业出口下行趋势明显,作为义乌支柱性行业之一的纺织业,相关出口商也被波及。

 

  “禁令”频出出口商闯关难

  “一个欧洲客户,下了一个牛津布的订单,需要达到欧标要求,请问什么是欧标?”上周,刚踏足外贸圈没多久的吴丹丹正在浏览外贸论坛,对于一个同行提出的问题,她也很疑惑。可刚对纺织品出口欧洲规则有些了解,没几天,她发现欧盟又出了新规,即欧盟刚通颁布的NPE禁令。

  该禁令的主要内容是禁止在纺织品中使用NPE(壬基酚聚氧乙烯醚),禁令已经在8月份生效。根据这一禁令,纺织品中的NPE浓度大于等于0.01%(100ppm)时,将会在过渡期后禁止进入欧盟市场。据了解,NPE是一种非离子表面活性剂,由壬基酚和环氧乙烷缩合反应而成。作为全世界公认的环境激素,纺织品中的NPE可随消费者第一、二次水洗进入水体环境,分解出毒性更强的NP(壬基酚)等成分,这些物质会在鱼类体内积聚,影响其繁育、生长,并通过食物链逐级放大,进而影响人类健康。

  这一禁令首次对纺织品本身的NPE含量做出明确限制,在此之前,欧盟仅限于禁止在纺织品生产中使用NPE。比如欧盟REACH(《化学品的注册、评估、授权和限制》)法规附件XVII下的第46条款:禁止NPE浓度大于等于0.1%的产品用于纺织品加工。

  “最近,土耳其也更新了纺织类产品的标签和纤维成分要求的法规标准。”吴丹丹说,据她了解,相比较于以前,这次主要针对纺织类产品中可能含有的非纺织品的动物原料的标签要求,比如珍珠、真皮、皮革的领子或花边、羽毛饰品等的标签。这个新规明年生效,也就是说,2016年1月1日之后出口到土耳其的纺织产品,必须符合这一要求。

 

  “双反”案件多发出口风险上升

  国外各项“禁令”频出,我国的纺织品出口标准一再提高,贸易环境不断恶化。据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信保)统计,近年来,针对我国纺织业出口的贸易壁垒在逐年增多,以“双反”为代表的贸易保护措施被频繁使用,是构成我国纺织业出口增长主要外阻力量。从统计结果看,2014年以来,印度、阿根廷、秘鲁、巴西对我国纺织业出口的贸易保护主义侵害情况较为突出,巴基斯坦、欧盟、印尼、土耳其、哥伦比亚、埃及等国也开始加入该行列。

  硬杠杠多了,不少出口商难免会触碰到红线,导致纺织业的报损额和出险率上升。据中国信保数据统计,今年1~8月,纺织业承保风险主要集中在俄罗斯、美国、土耳其、加拿大、也门等国。其中,美国作为行业出口的第一大国别市场,承保风险高于全球整体水平。中国信保预计,今年全年,纺织业出口困境出现改善的可能性较小。

 

  竞争对手“开外挂”出口订单缩水

  一边是出口门槛越来越高,另一边却见竞争对手有更多优势傍身,纺织品出口之路更显不易。“以前买国外品牌的服装,经常在标签上看到Made in China,去年买了几条国外品牌的裙子,发现都是越南代工的。”外贸业务员鲍静说,就一些劳动密集型行业来说,“越南制造”正在“中国制造”背后紧追不舍。

  就以同具有人工成本优势的纺织业为例,这是我国和越南的一大优势产业,而今,越南因为两项重要谈判,占得了先机,可以轻松进入欧美市场。上个月,越南和欧盟完成自由贸易协定谈判,预定今年年底正式签订协定。一旦协定生效,双方将按照路线图消除99%以上的税目,剩下的很少一部分税收将作为相互的关税配额或部分减免关税。这堪称越南在自由贸易协定签署至今获得的最高水平的承诺,将对越南的纺织品、鞋类、农产品、水产品、家具以及欧盟的设备、汽车、摩托车、机械等出口产生有力影响。

  同样在上个月,越南结束包括美国在内,所有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相关国家的双边谈判。据了解,美国是越南最大的成衣出口市场,目前美国对越南征收15%~16%的纺织与成本进口关税。该协定签署后,这一项关税将最终减为0,将极大地促进越南纺织品对美出口。有资料显示,“美国时尚工业协会”统计,很多美国成衣商计划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生效后,在参与此协定的国家中寻找更多的供应商,越南是最受关注的国家。

  “以前我国的制造业凭借廉价劳动力,成本优势明显。但是现在,亚洲有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拉美国家有墨西哥,我国制造业的价格优势受到挑战,一些欧美买家的单子就这样流失掉了。”鲍静说,据她观察,今年初,义乌不少纺织服装企业开工普通偏晚,原因就在于手头的订单变少了。

  “现在接单不仅要警惕包括汇率在内的宏观经济变动背后蕴藏的信用风险,密切关注地缘政治、战乱等特殊事件造成的重大违约风险外,还得灵活些,不能锁定一块市场,要增加选择的余地。另外,可以主动向客户推荐一些以质取胜而非以价取胜的产品,提高产品的不可替代性。”鲍静说。

  (金华新闻网)

财经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