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化纤主站 >> 风采展示 >> 企业风采 企业风采
CV联盟:亮眼成绩单传递鲜明信号
2020-09-16

文 | 同黎娜

 

当可持续发展不可回避地成为摆在眼前的一道“必考大题”,再生纤维素纤维行业和企业交出的“成绩单”便越来越亮眼。近期,再生纤维素纤维行业绿色发展联盟(以下简称“CV联盟”)发布了《2019年可持续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对CV联盟成员2019年的可持续发展绩效进行了综合分析,阐述CV联盟推进可持续治理的进展和系列改进措施,并提出可持续发展展望。该《报告》由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社会责任办公室和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共同编制,从行业绿色发展趋势分析、可持续治理实践、企业的创新实践以及可持续发展展望4方面全面介绍了CV联盟2019年工作进展。

“环保问题、绿色可持续发展问题是关乎再生纤维素纤维行业生死存亡的问题。CV联盟的成立,就是要明确行业绿色可持续发展路径,引导行业完成绿色转型,树立联盟企业绿色可持续发展的形象。对于全行业推进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意义和现实紧迫性,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会长端小平旗帜鲜明地这样表示。

 

可持续治理成效明显

 

 

自2018年成立以来,CV联盟每年编制并向全社会发布年度《报告》,正面回应全球利益相关方关注的热点议题,提升行业透明度。本次是CV联盟发布的第二份《报告》,重点介绍了行业过去一年通过CV联盟平台进行可持续发展治理的进展。

在行业推进可持续发展过程中,如何评估成员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绩效是个关键议题。为此,CV联盟已经开始着手制定《可持续粘胶短纤维生产关键绩效指标要求及计算方法》,对生产环节涉及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的3项关键绩效指标,即单位产品综合能耗、单位产品新鲜水耗及全硫回收率的定义、统计范围、计算方式进行了规范,并规定了企业在规定期限内应达到的指标要求。

“粘胶法”工艺中,企业在生产过程中会产生一定的硫化氢和二硫化碳,含硫废气的处理是粘胶纤维生产中最核心的环境挑战。为此,在考察全球相关标准后,CV联盟将全硫回收率≥95%确定为行业接下来的奋斗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中对比了全球多个标准对含硫废气排放的标准要求,并将CV联盟的指标设置为全球最严,这也充分体现了CV联盟引领全球再生纤维素纤维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决心。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社会责任办公室主任阎岩介绍:“该标准的统计范围和指标要求,参考了中国、印度、欧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型标准,以及多个第三方文件等要求,并与终端品牌、第三方组织等利益相关方进行了充分沟通。比如,在标准制定过程中,最关键的问题是对排放量的测定,这需要使用质量平衡的方式进行计算。为此,CV联盟与第三方机构ZDHC进行了紧密合作,制定了统一的计算方法。这将有利于全球人造纤维素纤维(MMCF)可持续标准在技术层面实现协调统一。”

《报告》中指出,作为CV联盟核心评价标准——清洁生产指标体系的有效支撑,当前,CV联盟路线图要求成员企业通过一系列“原材料—生产—产品”认证不断改进企业可持续绩效。2019年,CV联盟积极参与针对行业特性的标准制定、修订和改进。比如,2019年,CV联盟与ZDHC合作,制定ZDHC MMCF指南,并于2020年4月正式发布。

节能减排技术推广也是推进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内容。《报告》中指出,CV联盟成立时便组织了“行业可持续发展技术委员会”,制定了“行业绿色发展技术装备推荐目录”,并在“三年行动计划中”发布了第一批技术装备目标,涵盖技能、节水、降耗、“三废”处理等15项技术

CV联盟秘书长张子昕介绍:“联盟每年组织企业申报先进节能减排技术,并邀请专家对技术的先进性和可行性进行审核。通过审核的技术和设备将在行业内进行推广。2019年,雅美科技、中泰纺织等成员企业介绍了关于废气、废水处理的先进技术和相关设备,并邀请CV联盟成员企业实地参观学习。”

记者了解到,中泰纺织近两年引进最新的节能减排技术,包括酸站脱盐、锅炉烟气脱硫、二硫化碳回收利用、浆粕车间碱回收,半纤维素提取、废水综合治理工程污水深度处理、废水综合治理工程新建污泥脱水间,以及废水综合治理工程反渗透脱盐技术。

 

 图片1.png

 

坚决落实负责任生产

 

以ZARA、H&M等快时尚品牌为典型代表的全球时尚产业,当前越来越明显地向纺织业界传递出一个信号:可持续发展已经开始贯穿整条纺织产业链,从原材料来源端的森林资源开始,一直延伸到终端时尚纺织品。顺应这一大趋势,CV联盟成立后,便旗帜鲜明地提出“对自然履行责任,从林地到时尚”可持续倡议,并得到了产业链众多企业的积极响应。

《报告》中指出,按照CV联盟相关要求,成员企业需要在2019年6月达到CV联盟路线图规定的第一阶段可持续发展目标。

在原料来源方面,企业需要取得FSC或PEFC认证证书;在生产过程管理方面,企业需要取得OEKO-STeP2级以上认证或完成HiggFEM3.0自我评估;在产品安全方面,企业需要取得Standard 100 by OEKO-TEX认证证书。截至2019年年末,已有 8 家成员企业达到第一阶段可持续发展目标。

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衡量企业的硬指标,来不得半点马虎。记者了解到,此前尚未达到CV联盟路线图第一阶段要求的企业,已被CV联盟列入警示区。如果企业在2020年年底前仍无法达到第一阶段目标,CV联盟将按照相关章程对成员企业进行清退。

负责任生产是CV联盟推动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工作。CV联盟参照《再生纤维素纤维制造业(粘胶法)清洁生产评价指标体系》(以下简称《清洁生产评价指标体系》)的要求,指导成员企业提升相关绩效表现;同时参照国际公认的先进标准-欧盟最佳可行技术标准(EU BAT),对各企业生产环节的绿色发展水平进行评估,涵盖了吨产品综合能耗、吨产品新鲜水耗、全硫回收率的统计范围、计算方法等多方面。

来自《报告》的数据显示,与2018年生产环节关键绩效综合水平相比,2019年,成员单位的产品综合能耗、新鲜水耗分别下降了9%、13%,全硫回收率提升了3%,CV联盟可持续治理取得了显著成效。

不止是关键绩效指标提升明显。记者还了解到,早在2018年,CV联盟就着手对我国《清洁生产评价指标体系》和《欧盟最佳可行技术》(EU-BAT)标准进行了对比。从可比的数据看,我国的清洁生产指标体系I级标准值中的能耗、新鲜水耗、全硫回收率等核心指标,均达到或优于EU-BAT要求。

 

图片2.png

 

稳步推进可持续采购

 

时尚品牌不止是要求化纤企业的生产过程和产品是绿色的,还要求化纤企业向上游采购的材料,如溶解浆也是负责任的——制成溶解浆的木材,是来自全球某一区域的可再生林木,而不是来自受保护的原始森林。由此,把可持续采购的课题无法回避地摆在了行业面前。

“纺织服装行业绿色可追溯供应链体系,正在不断向纤维材料以及更上游的原材料延伸。”唐山三友兴达化纤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

《报告》中首次披露CV联盟浆粕供应商清单。2019年,CV联盟成员企业所采购的浆粕来自国内外的26家供应商。其中,溶解浆的采购总量达287万吨,生产中的平均吨产品消耗为1.03吨/吨,符合《再生纤维素纤维制造业(粘胶法)清洁生产评价指标体系》III级基准值,优于EUBAT的推荐范围。

除了因厂区搬迁暂停生产的恒天海龙,其他成员企业都进行了FSC/PEFC认证,其中有8家企业已经出台了溶解浆的采购政策,唐山三友、赛得利、新乡化纤、吉林化纤、宜宾丝丽雅5家企业的工厂都完成了独立审计,确保了木材不是来自于原始森林和濒危森林。

“现在,成员企业越来越意识到,可持续溶解浆采购将成为企业未来提升竞争力的重要内容,并开始制定可持续溶解浆采购政策,提高经第三方认证的浆粕采购量。”张子昕说。

不过,有多家企业相关负责人都向记者透露,企业在推行溶解浆的可持续采购实际过程中,遇到了些让人感到苦恼的共性难题。

一是我国企业需要的溶解浆大多是实行国际采购,中间存在贸易环节,企业如果要跳过贸易商而直接对接浆粕生产商和林地,存在不小的难度。二是从实际情况看,上游浆粕生产厂家一般上并不愿意主动向纤维生产商,尤其是向订单量不大的企业提供关于认证及木片、森林来源的相关资料。三是国际上关于可持续森林认证的标准有多种,不同的标准又存在不同的认证条件,而且,即便是同一个标准的认证条件也可能依据实际情况发生变化,企业对此常常感到应接不暇,难以应对。

针对企业面临的这些共性问题,CV联盟正在考察全球浆粕产销体系,并与主要的浆粕供应商、利益相关方接触,着手制定《再生纤维素纤维行业溶解浆绿色采购规范》。

 

图片3.png

 

不断创新可持续实践

 

事实上,CV联盟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提升行业绿色可持续发展水平,最大程度减小再生纤维素纤维生产及全生命周期对环境产生的影响。

截至2019年12月,CV联盟共拥有12家成员单位,包括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和10家再生纤维素纤维生产企业,以及163家下游企业作为产业链成员。其成员企业涉及的再生纤维素纤维产能近330万吨,约占全球再生纤维素纤维总产能的50%。

根据国家统计局和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纤维素纤维分会统计数据,2019年,我国再生纤维素纤维产量为416.7万吨,同比增长3%,其中,短纤维产量为394万吨,同比增长3%;长丝产量为18.4万吨,同比增长0.3%。

“体量越大,责任便会越重。所以,我国作为负责任的纺织大国,更是要不遗余力地推进可持续发展。”采访中,多家CV联盟成员企业相关负责人这样向记者感慨。

值得指出的是,在努力达到,甚至超越国际市场公认的相关可持续发展指标的基础上,我国再生纤维素纤维行业还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为可持续发展注入创新内涵。

比如,在原材料创新方面,《报告》中指出,我国溶解木浆原料当前的对外依存度仍较高,但溶解木浆的可持续性的确已成为行业全生命周期可持续发展的重点。对此,我国企业近两年积极探索,努力拓展原料来源,部分利用棉短绒、废旧纺织品等材料生产溶解浆,从而替代部分溶解木浆的使用。

记者了解到,唐山三友、山东银鹰等企业当前正在研发棉短绒绿色制浆工艺,即以棉短绒为原料,通过低温快速反应调整聚合度的核心技术,生产溶解棉浆作为再生纤维素纤维的生产原料。该工艺能够大大提高棉短绒制浆过程的清洁生产水平,实现可连续化生产。此外,吉林化纤和新乡化纤还通过了回收声明标准认证(RCS)认证,提高了农业废弃物原料来源、生产及销售全流程的可追溯性,为优质品牌企业的原料供应提供可追溯保障。

 

全力构建可持续产业链

 

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让时尚产业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革,消费市场对生态环保、健康可持续的诉求也正在被空前地激发出来。在此形势下,全球纺织产业链各环节追求可持续发展的浪潮更加汹涌。毫无疑问,绿色发展已成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正在深刻影响行业未来的发展进程。

事实上,过去一年来,CV联盟成员企业通过展示自身的可持续发展实践,在以终端时尚品牌为代表的下游客户中已经形成了充分的曝光度。一方面,这有力地亮出了我国再生纤维素纤维行业更加积极、主动地承担社会责任的全新形象;另一方面,也让企业自身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可持续发展背后所蕴含的可观商业价值。

记者了解到,唐山三友、赛得利等龙头企业自去年开始全力打造唐丝(Tangcell)、优可丝(EcoCosy)等可持续纤维品牌,并开始与终端零售品牌企业直接签订合作协议。

据相关估算,目前,可持续再生纤维素短纤维每年的需求量约占全球总供应量的5%~10%,未来5~10年,预计这一占比将提升至10%~20%。

还值得指出的是,随着CV联盟工作的深入开展,针对我国再生纤维素纤维行业的关注焦点也在逐步转变。

2019年,在与终端品牌企业进行的对接交流会中,CV联盟被品牌方代表多次问到:再生纤维素纤维位于纺织产业链源头,经过如此长的产业链,如何确保下游能够买到CV联盟成员企业的产品?对此,CV联盟目前已正式宣布,接下来将与testex合作,通过“MADE IN GREEN”标签,建立“可追溯”的再生纤维素纤维供应链体系。CV联盟将确保产业链每个环节的原料来源、生产过程,以及产品都符合可持续发展要求,并实现全程可追溯特性

“可持续发展目前已成为全球纺织品市场的一种流行趋势,这两年,大家都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了这种转变。在可持续发展这条路上,每家企业就像一座‘孤岛’,孤军奋战往往是事倍功半,而CV联盟把大家拧成了‘一股绳’,形成一股‘聚合力’,从而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我们正在逐步搭建从纤维到终端品牌的互动沟通桥梁,持续推动整个产业链的透明化、绿色化发展。”张子昕说。

 

图片4.png